淘宝双色球复式投注
您的位置:首頁 > 絲綢文化
奇彩蜀錦耀錦城
2019-02-28 10:38:18 來源:中國絲綢網

  錦官城古代成都的別稱,也可簡稱為錦城。在三國蜀漢時期,因成都蜀錦出名,成為蜀漢政權的重要財政收入,蜀漢王朝曾設錦官和建立錦官城以保護蜀錦生產,錦官城的稱呼由此產生而聲名遠揚。后世也常以錦城和錦官城為成都作為成都的別稱。

    大漢王朝在成都修建錦官城,作為國家的紡織工廠,對蜀地的織錦業進行合理控制。將錦官城設立在成都,自然因為蜀錦比別處之錦更細膩多彩。

    從錦官城流出去的是象征著財富的蜀錦,直到蜀漢,錦官城仍是國家收入的重要來源。

    南朝梁的李膺在其《益州記》里寫道:“錦城在益州南、笞橋西流江南岸,昔蜀時故錦官也。其處號錦里,城墉猶在。”唐宋時,成都的芙蓉繁花似錦,因此成都也稱作錦城。

    李膺說的蜀便是蜀漢,言下之意,錦官城是蜀漢時在成都興建的。近代史學家認為,錦官城應該是兩漢年間落戶成都的。《漢書•張騫傳》記載,張騫在大夏國,曾見到過商賈販賣蜀布蜀錦;按照漢朝制度,除奴婢、罪犯、商賈外,都可以穿戴錦衣、披掛絲綢,錦與漢朝人的關系頗為密切,這正是修建錦官城的前提。

    錦官城選址笮橋南岸,此處江水不同尋常。蜀錦織成后須在江中漂練,脫膠與漂白,使其更具光澤。工匠們發現,在流江(今錦江)里漂練的蜀錦紋路分明,色彩鮮艷,勝于初成,在其他江水漂練的蜀錦則差得多。于是,漢代成都人將這里稱為錦里,把流江經過成都這一段稱為濯錦江。

    大漢王朝在成都專門設立一座“城中城”錦官城,安置國家工廠。從錦官城流出去的是象征著財富的蜀錦。

    每當蜀錦織成,織錦女工便手持蜀錦,到濯錦江中漂練,正如《浪淘沙》的描述:“濯錦江邊兩岸花,春風吹浪正淘沙。女郎剪下鴛鴦錦,將向中流匹晚霞。”江中蜀錦與倒映的晚霞交織,如同一幅長卷在錦江中緩緩展開。

    蜀錦支撐的戰爭

    成都遠在西南腹地,蜀道艱險無比,大漢王朝為何放棄管理上的便利,將錦官城設立在此?這與成都興盛的織錦業分不開。蠶桑文明在蜀地起源甚早,古蜀第一位先王蠶叢,據說便已教民養蠶。春秋戰國時期,《尚書》記載,時人把成都出產的錦稱為蜀錦,以示區別。漢代成都織錦業日盛,蜀錦織造技巧日趨熟練,以做工精致、花式繁多聞名于世。漢朝張騫出使西域,見當地商賈皆偏愛一種錦緞,張騫一看,原來是成都的蜀錦,大吃一驚,回來上奏天子。早在三星堆時期,古蜀人或許已擁有一條直通地中海的商道,蜀錦源源不斷行銷海外。蜀錦昂貴,“筒中黃潤,一端數金”,怎能不令漢朝皇帝心動?

    蜀錦對偏安一隅的蜀漢,地位不言而喻。東漢末年黃淮流域大亂,紡織業幾近停頓,蜀地較為安定,織錦業更為繁榮,《后漢書》盛贊成都“女工之業,覆衣天下”。三國時曹魏占據關中、關西,孫吳依靠長江天險,占有江南;蜀漢僅有益州,失去荊州后更加困頓,人口耕地均比不上魏、吳,想要鼎足而立,難上加難。丞相諸葛亮早就看出:“今民貧國虛,決敵之資,惟仰錦耳。”諸葛亮親自種桑八百株,鼓勵百姓種桑養蠶。魏吳雖是蜀國勁敵,卻對蜀錦情有獨鐘,每年從蜀漢輸入大量蜀錦,這些收入往往用于蜀漢政權龐大的軍費開銷。因為蜀錦之于蜀漢的巨大作用,歷史學家繆鉞認為,錦官城可能始建于蜀漢時期。或許從漢代建成后,直到蜀漢,錦官城仍未被廢除,成為國家收入的重要來源。

    華衣美服相如錦

    因為錦官城的特殊地位,漢成帝劉驁曾命令益州長官留下三年稅收,專為宮里織造“七成錦帳,以沉水香飾之”的昂貴蜀錦。蜀錦行銷海外,漢代成都名士、富賈都偏好穿戴蜀錦。

    漢武帝時,司馬相如曾將自己蜀錦質地的“鹔鹴裘”典當了買酒喝。這件不尋常的事轟動成都,達官顯貴附庸風雅,紛紛在自己的蜀錦上織些鹔鹴花紋,雅稱為“相如錦”。《西京雜記》記載,司馬相如還曾作過一首《合組歌列錦賦》,用織錦比喻作賦,“合綦組以成文,列錦繡而為質,一經一緯,一宮一商,此賦之跡也。”與卓文君成婚后,司馬相如家中有不少專門織錦的工匠,他們“鳴梭靜夜,促杼春日”。唐人鄭谷《錦》寫道:“文君手里曙霞生,美號仍聞借蜀城。奪得始知袍更貴,著歸方覺晝偏榮。”

    劉備幾次聯吳抗魏,也有蜀錦功勞。劉備一次就贈送過孫權“重錦千端”(一丈八尺為一端)。《太平御覽》記載,劉備奪得益州,大封群臣,賜給諸葛亮、法正、張飛、關羽蜀錦各千匹。這些蜀錦應是劉璋積累下來的。蜀漢滅亡時,國庫中尚存“錦、綺、彩、絹各二十萬匹”。

    成都別名錦官城

    歷史上蜀錦樣式極為繁多,魏文帝曹丕曾對臣下說:“前后每得蜀錦,殊不相似。”

    漢代蜀郡成都人揚雄也見到過琳瑯滿目的蜀錦,他在《蜀都賦》中寫道:“若揮錦布繡,望芒兮無幅。爾乃其人,自造奇錦。發文揚彩,轉代無窮。”長沙馬王堆一號漢墓出土的漢代錦,有紅青地矩紋絨圈錦、紺地絳紅鳴鳥紋錦、香色地紅茱萸紋錦、凸花紋錦、隱花波紋孔雀紋錦、隱花花卉八角星形紋錦等。大漢王朝將錦官城設立在成都,自然因為蜀錦比起其他地方的錦更細膩多彩。2012年,成都天回老官山織機模型出土,經專家研究發現,它們都屬于多綜式提花織機,代表了當時中國織錦技術的最高水平。便利的工具,是蜀錦大量生產的前提。

    不僅漢朝、蜀漢,從魏晉到唐宋,蜀錦都以品種繁多、價值不菲聞名于世。唐玄宗李隆基入蜀避難,士兵皆有怨氣,唐玄宗用蜀錦十萬匹重振士氣;宋代呂大防在成都設立錦院,亦是一座國家蜀錦工廠,負責蜀錦生產,宋代成都每年上貢幾乎全部是上等蜀錦以及蜀布67.02萬匹,綾7865匹。自漢代設立錦官城以來,蜀錦與成都密不可分,2000多年時光中,蜀錦一直是成都的驕傲與名片;錦官城也成為成都代稱,沿用至今。

淘宝双色球复式投注